Lumoo

“老鼠,老鼠,老鼠,老鼠……”

漈汜:

(深夜搞事情的本大人,乘着别人睡觉偷偷发表文章,嘿嘿嘿)

        歷·坔坾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by漈汜

        仲卿,你与本王独一无二。
        龙游浅滩,生死回护。君心错付,归尘土。——孟章
        怪谁呢?
        又怨得了谁呢?
        终究是自己懦弱了。
        本是身为小小侯爷,为了存活在这乱世之中,便懦弱隐忍。这一忍便忍了十余年,忍得失去了勇气。
        不是本王不相信你的能力,只是……本王最后要是有那般魄力就好了。
       那日本王所说的,仲卿果然没信。
       三大世家今晚就会对本王下手,当初是凌司空碍了他们的路,如今便是本王了。现在你离开了也好,本王,也没牵挂了。
       孟章躺在床上,虚弱的身体微微缩成一团,仿若这样就可以找到一个安全的感觉,静静的等待死亡的来临。回想起仲堃仪刚才的话,何时自己活成了如此这般的懦弱,竟然失去了拼死一搏的心。这样的自己仲卿应该是看透了,做出那样的选择也是对的。
       本王没有能力了,斗不起这世界的法则,最后唯有生死回护,才能保你安然。
(以下正文·短)
     “本王昨日又梦到仲卿了。”仲堃仪急急忙忙地进宫,却听到孟章依旧是这种状态,“本王梦到仲卿还是当日在学宫的时的模样,现在回想起来,不知原来已经过了许久了,如今仲卿也没有了昔日在学堂上,与旁人辩论本王的新政利弊时的意气风发了。”
       “王上……”
       “仲卿,你带着本王的印信,去北边吧。倘若你还留在这王城之内,本王也保不了你安然无恙。” 
        直到最后一刻,孟章竟还是在为仲堃仪着想,“我知道你报负远大,也知道你愿与遖宿一战。可是本王不能看着臣民受灾难之苦。若本王不投降,也……况且本王也活不了几天了。待本王一死,随苏瀚他们怎么做吧。”
        有些药,可以救人却也可以害人。仲堃仪深知这些道理,可他却只是看破不点破,他还曾天真地想过苏瀚应该不会想要孟章的命,可今日一看,他倒是错了。孟章看的,比谁都清楚。
      “微臣自以为有济世之能,若不能为王上分忧,只得另寻一番天地。臣感谢王上对臣的知遇之恩,只是今生无以为报,若有来生……”
       “来生还是不必相见为好。”
        时至今日,孟章才明白,他命中的劫指的是仲堃仪,从见到他的那刻起,便注定了他将会命运多舛,最后落得个抑郁而终的下场。
        怨谁呢?
        恨谁呢?
        既然不知,那便只怪孤王生于乱世之中,坐于朝堂之上。想做闲散之人,也只能等着来世安然。
        未及冠年而亡,不知凌司空泉下知晓,会不会为孤王而憾。
        仲卿,本王当真是孤家寡人,若有来世,惟愿不如不相见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——end

评论

热度(4)

  1. Lumoo狐王小情绪 转载了此图片